圖片
網站標志
資訊搜索
新聞中心
文章正文
不得將無關聯的行業名人姓名注冊為商標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7-09-13 15:37:55    文字:【】【】【

 ——"張弼士"商標爭議案評析

作者:廣西金飛律師所  韋云毅

商標申請人:吳衛軍

商標異議人:煙臺張裕集團有限公司

裁決機關: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

評審機關:國家工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

一審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二審法院: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案情】

吳衛軍于20031117日向商標局提出"張弼士"商標注冊申請,申請號為3800267,指定使用在第33類葡萄酒等商品上。

張裕集團在被異議商標公告期間向商標局提出異議,商標局作出(2009)商標異字第16457號異議裁定予以核準注冊。

張裕集團不服商標局上述裁定,向商標評審委員會申請復審。商標評審委員會于20131028日作出商評字(2013)第97275號裁定不予核準注冊。

吳衛軍不服該裁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北京一中院判決:維持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第97275號裁定。

吳衛軍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北京高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異議理由】

張裕集團認為:

一、張弼士先生是張裕葡萄釀酒公司的創始人,更是中國葡萄酒之父,張裕葡萄釀酒公司是我國現代葡萄酒業的先驅。吳衛軍對此理應知曉,其申請注冊被異議商標純屬惡意,有利用張弼士先生的知名度誤導消費者之嫌,且侵犯張弼士先生的姓名權及其他在先權利;

二、張裕集團與張弼士先生創辦的張裕釀酒公司是上下傳承關系。經張裕集團不斷使用,"張弼士"在酒類商品上與張裕集團建立了直接對應關系,已具有區分商品和服務來源的作用,構成張裕集團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被異議商標的申請注冊是對張裕集團商標的惡意搶注;

三、被異議商標構成對張裕集團馳名商標的惡意復制、摹仿。

綜上,請求依據《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第二十八條、第三十一條的規定,不予核準被異議商標注冊。

【答辯意見】

吳衛軍認為:

一、張弼士先賢已逝世近百年,不存在姓名權,且張弼士先賢的姓名及生平有史記載,是任何人都有權獲取的公眾信息及歷史知識,張裕集團對其不享有在先權利,指責吳衛軍惡意注冊不能成立;

二、被異議商標未違反《商標法》第十條、第二十八條、第三十一條等規定,張裕集團的主張均缺乏證據支持。

綜上,請求予以核準被異議商標注冊。

【商評委裁定】

商評委認為:

本案被異議商標"張弼士"本身的文字內容雖不致產生有害于社會主義道德風尚等后果,但根據張裕集團及吳衛軍提交的證據和商標評審委員會查明的事實,張弼士先生為中國第一個工業化生產葡萄酒的企業即張裕集團前身張裕釀酒公司的創立人?;謖佩鍪肯壬鬧燃捌潿災泄咸丫埔底齔齙墓畢?,及張裕集團公司在中國葡萄酒行業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吳衛軍作為與張裕集團無關聯的自然人,其將張弼士的姓名作為商標注冊在葡萄酒等商品上,易使相關消費者將商品的品質特點與張裕集團相聯系,從而誤導消費者,并造成不良社會影響。

【一審判決】

北京一中院認為:

張弼士先生為中國第一個工業化生產葡萄酒的企業即張裕集團前身張裕釀酒公司的創立人。將張弼士先生的姓名作為商標注冊在第33類葡萄酒等商品上,易使相關消費者將商品的品質特點與張裕集團及其產品相聯系,從而誤導消費者混淆商品的來源,并造成不良影響。被異議商標的注冊申請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簡稱《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所規定的禁止注冊情形。

【二審判決】

北京高院認為:

根據商標評審委員會及一、二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張弼士先生為中國第一個工業化生產葡萄酒的企業即張裕集團前身張裕釀酒公司的創立人,在葡萄酒行業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將張弼士先生的姓名作為商標注冊在第33類葡萄酒等商品上,易使相關消費者將商品的品質特點與張裕集團及其產品相聯系,從而誤導消費者,并造成不良影響。因此,商標評審委員會及一審法院認定被異議商標的注冊申請違反了《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所規定的禁止注冊情形并無不當。

【案件評析】

張裕集團提出的理由有三點:一、“張弼士”先生是行業名人,將其姓名注冊為商標侵犯其姓名權;二、“張弼士”是自己在先使用的未注冊商標;三、“張弼士”是復制、摹仿自己的馳名商標。

以上三點理由商評委、一審法院、二審法院均只采納了第一點中的部分理由:“張弼士”先生是行業名人,其余均不采納。

分析如下:首先,姓名權是私權利,只能由權利人行使,張裕集團不是姓名權利人,無權就姓名權提出異議;其次,未經權利人許可,任何人不得將他人姓名作為商標使用,雖然張弼士先生是張裕集團的創始人,但從未得到張弼士先生的許可,張裕集團同樣不得使用張弼士商標;再次,“張弼士”與“張?!奔炔幌嗤?、也不相似,不論“張?!筆欠袷淺勖癱?,均不構成對馳名商標的復制、摹仿,此理由與案件其實無關,可能張裕集團想借本案機會認定(或再次認定)馳名商標?但法院明察秋毫,對是否是馳名商標不予置評。

商評委、一審法院、二審法院判決理由是:“張弼士”是行業名人,與張裕集團有關聯,吳衛軍使用“張弼士”商標易使相關消費者將商品的品質特點與張裕集團及其產品相聯系。

這一理由還是值得商榷。

首先,“使用‘張弼士’商標易使相關消費者將商品的品質特點與張裕集團及其產品相聯系”成立的前提是張裕集團與“張弼士”建立了唯一對應關系,但從本案證據不足以證明,張弼士先生已去世,其后人也不是現在張裕集團的所有者和經營者,其與張裕集團的聯系僅為創立時而非現在,特別是經過公私合營、收歸國有后,創始人與企業的聯系發生斷代,因此張弼士先生與現在的張裕集團沒有聯系,更沒有唯一對應關系;其次,若“使用‘張弼士’商標易使相關消費者將商品的品質特點與張裕集團及其產品相聯系”成立,則侵害的是張裕集團的利益,屬私權,則應以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為依據,而不應以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為依據。

商評委、一審法院、二審法院判決還是存在問題的。

應當說,易使相關消費者誤認的是將商品的品質特點與張弼士先生本人相聯系,誤導了消費者,這樣才符合邏輯。

在類似的“李興發”商標爭議案中,法院是這樣認定的:“李興發生前系茅臺酒廠的副廠長,且因其在1964年帶領科研小組摸索出茅臺酒三種典型體,從而使茅臺酒的傳統工藝得到進一步的認識和完善,勾兌方法更科學,從而受到貴州省政府、輕工廳的獎勵,并在1984年至1992年期間獲得了多項榮譽,為茅臺酒的釀造工藝做出一定貢獻?;諉┨ň頻鬧群陀跋熗?,以及上述授予李興發個人的獲獎證書和其多次被其他單位聘請為顧問等證據,足以證明李興發在酒行業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將其姓名作為商標注冊在“酒精飲料(啤酒除外)”商品上,易使相關消費者將商品的品質特點與李興發本人茅臺酒的生產工藝相聯系,從而誤導消費者,并造成不良影響”。

本案認定的是易使相關消費者將商品的品質特點與李興發本人發生聯系或與茅臺酒生產工藝發生聯系,并未認定與茅臺集團與茅臺酒發生聯系。應該說,該案判決更符合邏輯。

欄目導航
 
腳注信息
Copyright @ 2014-2019 版權所有 廣西金飛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柳州市解放南路花旗一號樓1608室  電話:0772-2809500    技術支持:柳州市指尖互動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