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
網站標志
資訊搜索
新聞中心
文章正文
股東會決議效力的法律分析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7-09-13 15:51:34    文字:【】【】【

股東會決議效力的法律分析

 

編者按:股東會決議作為股東處理公司內外部事宜的重要方式,對于股東、公司、第三人來講,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法律意義。現實中,股東會決議的效力產生的爭議主要包括:股東會決議是否成立、股東會決議是否無效、股東會決議是否可撤銷。并且每類又會有若干不同的情況產生,今天我們就來一起學習學習股東會決議效力產生的三類爭議的相關情況。

一、股東會決議效力的四種情形

參照民法和合同法的相關理論,總結我國司法實踐中認定公司股東會決議效力的判例,公司股東會決議的效力分為如下種類:

(1)按照是否形成合意(即區分股東會決議是否成立),分為成立和不成立兩類;

(2)成立的股東會決議按照是否生效,區分為有效和無效兩類;

(3)有效的股東會決議按照其效力是否存在瑕疵,分為可撤銷的股東會決議和不可撤銷的股東會決議。即股東會決議的效力實際有四種情況:不成立、成立但無效、成立但可撤銷、成立且有效。

根據上述分類,司法實踐中,關于股東會決議的效力產生的爭議主要包括三類:股東會決議是否成立、股東會決議是否無效、股東會決議是否可撤銷。

二、股東會決議不成立的判定

我國《公司法》并未明確規定股東會決議不成立的情形。但按照我國民法的相關理論,“作出股東會決議”這一行為屬于民事法律行為。其成立的條件為:

A、行為人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力;

B、意思表示真實;

C、不違反法律或者社會公共利益(其中C項條件屬于股東會決議無效的情形,詳見本函“無效股東會決議的判定”部分)。

因此,除C項條件外,“作出股東會決議”這一民事法律行為,必須符合主體適格(即由股東會作出且在股東會權限內)、意思表示真實(即真實意思表示是作出股東會決議)的條件。

根據上述條件,司法實踐中,不成立的股東會決議主要有以下兩類,共五種情形:

(一)主體不適格的股東會決議

1、未召開股東會作出的股東會決議(法律規定可以不召開的除外)

(1)相關法律規定

《公司法》第三十七條規定,“股東會行使下列職權:……對前款所列事項股東以書面形式一致表示同意的,可以不召開股東會會議,直接作出決定,并由全體股東在決定文件上簽名、蓋章”。

(2)法律規定的含義

根據上述《公司法》第三十七條規定,股東會行使職權的方式為召開股東會,未召開股東會而形成股東會決議的,應當認定為并非股東會在行使職權,而是股東個人在行使職權。當然,根據上述法律規定,“股東以書面形式一致表示同意的,可以不召開股東會會議,直接作出決定”屬于例外情形。

因此,除有限公司的股東書面形式一致表示同意外,其他情形要作出股東會決議,必須召集股東會(但股東會的召開形式不一定為面對面會議)。若未召集股東會的,該等股東會決議作出的主體實際并非公司的股東會,應當認定為不成立的股東會決議。

《公司法司法解釋四(征求意見稿)》實際支持了該觀點。其認為未召集股東會而形成的股東會決議無效,是由于我國司法實踐中一般將未成立的股東會決議當做無效處理,該類決議的性質實際是未成立的股東會決議。

(3)相關判例

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7]第9期刊登的“張某某訴江蘇萬某工貿發展有限公司、萬某、吳某某、毛某某股東權糾紛案”的裁判要旨載明:“有限責任公司召開股東會議并作出會議決議,應當依照法律及公司章程的相關規定進行。未經依法召開股東會議并作出會議決議,而是由實際控制公司的股東虛構公司股東會議及其會議決議的,即使該股東實際享有公司絕大多數的股份及相應的表決權,其個人決策亦不能代替股東會決議的效力。在此情況下,其他股東申請確認虛構的股東會議及其決議無效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

該案中,股東會決議實際是不成立的股東會決議,但由于我國法律對股東會決議不成立沒有明確的規定,司法實踐中均參照股東會決議無效處理。

2、并非股東會作出的股東會決議

按照我國民法的相關理論,“召集股東會”這一行為屬于民事法律行為,其有效的條件同樣為:A、行為人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力;B、意思表示真實;C、不違反法律或者社會公共利益。由于“召集股東會”這一民事法律行為不存在違反法律或者社會公共利益的情形,其有效的要件實際為A、B兩個,即主體適格、意思表示真實。

因此,認定一個會議系股東會的基本標準為:A、股東會由符合法律規定和公司章程約定的人召集;B、意思表示應當為召集股東會而非其他。(注:股份公司的股東大會還需遵守出席人數的規定。)

(1)相關法律規定

《公司法》第三十八條規定,“首次股東會會議由出資最多的股東召集和主持,依照本法規定行使職權”。

《公司法》第四十條規定,“有限責任公司設立董事會的,股東會會議由董事會召集,董事長主持;董事長不能履行職務或者不履行職務的,由副董事長主持;副董事長不能履行職務或者不履行職務的,由半數以上董事共同推舉一名董事主持。有限責任公司不設董事會的,股東會會議由執行董事召集和主持。董事會或者執行董事不能履行或者不履行召集股東會會議職責的,由監事會或者不設監事會的公司的監事召集和主持;監事會或者監事不召集和主持的,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決權的股東可以自行召集和主持”。

(2)法律規定的含義

由于并非股東之間的所有會議都系股東會,因此,股東會決議作出的主體適格,即必須是股東會而非其他會議。若認定作出股東會決議的會議不是股東會,則該等股東會決議顯然因主體不適格而不成立。

因此,若股東會的召集人不符合《公司法》第三十八條和第四十條規定,則,應當認定該“股東會”在召集之時并不是在召集股東會。同樣,若合法的股東會召集人在召集股東會時并不具有召集股東會的意思表示時,則,應當認定該“股東會”在召集之時同樣不是在召集股東會。該類“股東會”作出的決議當然不成立。

需要注意的是,《公司法》第二十二條(股東會撤銷之訴的規定)規定,“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的會議召集程序、表決方式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或者決議內容違反公司章程的,股東可以自決議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內,請求人民法院撤銷”。該條規定中僅僅載明“召集程序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公司章程”屬于股東會決議的撤銷之訴,并未明確“召集人”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公司章程時,股東會決議的效力。由于召集公司股東會系組織內部的法律行為,不同于通常意義上的民事法律行為,一般的民事主體在作出民事法律行為時,通常不存在程序合法的必要,但作為組織內部決策,則存在程序的要求,但顯然召集人屬于召集主體,即啟動程序的主體,而不是召集程序本身,因此,認定召集人不合法的股東會決議不成立,并不違反法律規定。

《公司法司法解釋四(征求意見稿)》實際支持了該觀點。其第五條的規定“公司未履行通知義務召集的股東會、股東大會形成的決議,人民法院應認定無效”,認為“未履行通知義務”的股東會決議無效。由于我國司法實踐中一般將股東會決議不成立按照股東會決議無效處理,因此,該條認定此類股東會決議無效。

需要主要的是:

1、“未履行通知義務”包含兩種情況:召集人不合法的通知不應認定為履行了通知義務、合法召集人通知的并非召開股東會;

2、《公司法司法解釋四(征求意見稿)》第五條對“履行通知義務”和“向原告股東履行了通知義務”進行了明確的區分,即該條所指的“未履行通知義務”系股東會根本未發出召集通知或發出的召集通知不合法,而“向原告股東履行了通知義務”僅指向某個股東的通知。該條只認可“未履行通知義務”的股東會決議無效,但并不等于認定“未向原告股東履行了通知義務”的股東會決議無效。后者屬于股東會決議可撤銷的范圍。

(3)相關判例

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人周某某等于被上訴人陳某等公司決議糾紛一案民事判決書》((2013)玉中民二終字第6號)載明,“周XX等人在2012年2月10日董事長梁X宣布散會并離開會場后,召開臨時股東大會并作出改選董事會成員決議,在召開臨時股東大會前和做出改選董事會成員決議后并未通知陳X等人和其他有表決權的股東,……本案中,XX公司在沒有通知陳X、黃煥琴、李XX、羅X等股東的情況下,對公司新一屆董事會、監事會進行選舉并作出決議,該行為與提前通知會議不足法定時間、表決方式不符合公司章程規定等股東會召集、表決過程中的一般程序性瑕疵不同,其后果并非影響股東表決權的行使,而是從根本上剝奪了股東行使表決權的機會和可能。該決議雖經享有XX公司大多數表決權的股東表決通過,但因未通知陳X等股東參與議決,不能認定是XX公司全體股東的真實意思表示。該決議違反了公司法強制性規定,嚴重損害了股東基本權利,因而當然不能產生法律效力”。

需要注意的是,該案判決確認股東會決議不發生法律效力的結果是正確的,但其適用法律是錯誤的,該股東會決議不發生法律效力的原因系該股東大會的召集人不合法,其實質上并非股東大會,因而其決議屬于不成立的股東大會決議。

此外, “周XX等人在2012年2月10日董事長梁X宣布散會并離開會場后,召開臨時股東大會……”,若認定周某某等人召開的臨時股東大會系對董事長梁某召開的股東大會的延續,系同一股東大會,則該股東大會的召集人合法,盡管主持人、議案的合法性存在瑕疵等原因,但該等原因仍屬于《公司法》二十二條可撤銷的股東會決議的范圍,股東大會決議應當認定為有效。

3、超越股東會職權的股東會決議

(1)相關法律規定

《公司法》第三十七條規定,“股東會行使下列職權:(一)決定公司的經營方針和投資計劃;(二)選舉和更換非由職工代表擔任的董事、監事,決定有關董事、監事的報酬事項;(三)審議批準董事會的報告;(四)審議批準監事會或者監事的報告;(五)審議批準公司的年度財務預算方案、決算方案;(六)審議批準公司的利潤分配方案和彌補虧損方案;(七)對公司增加或者減少注冊資本作出決議;(八)對發行公司債券作出決議;(九)對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清算或者變更公司形式作出決議;(十)修改公司章程;(十一)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職權……”。

(2)法律規定的含義

如上所述,股東會決議成立的條件要求作出股東會決議的主體適格,根據我國民法理論,主體適格要求“行為人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力”。公司法規定了股東會的權限,且公司章程也約定了股東會的權限,因此,股東會應當在二者范圍內行使職權,超出該等權限的,應當視為股東會不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力,即股東會超越權限作出的股東會決議效力待定,經有權限的機構追認后生效,否則不成立。

(二)意思表示不真實的股東會決議

1、未達到《公司法》或公司章程規定的通過條件的股東會決議。

(1)相關法律規定

《公司法》第四十三條規定,“股東會的議事方式和表決程序,除本法有規定的外,由公司章程規定。股東會會議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減少注冊資本的決議,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變更公司形式的決議,必須經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

(2)法律規定的意義

根據上述條款的規定,股東會決議必須經公司法規定或公司章程約定的表決權數額的股東同意,方可通過。未達到公司章程或公司法規定的表決數額,則該股東會決議不能通過,屬于不成立的股東會決議。

《公司法司法解釋四(征求意見稿)》對此做出了明確的規定。

2、股東會并未進行表決、并未就該項內容作出股東會決議或者表決的內容與決議內容不同的股東會決議

(1)相關法律規定

《公司法》第四十三條規定,“股東會的議事方式和表決程序,除本法有規定的外,由公司章程規定。股東會會議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減少注冊資本的決議,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變更公司形式的決議,必須經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

(2)法律規定的意義

該類股東會決議不成立的原因在于其實質上違反了《公司法》第四十三條規定,未達到公司章程或公司法規定的表決數額,則該股東會決議不能通過,屬于不成立的股東會決議。

《公司法司法解釋四(征求意見稿)》明確規定該類情形作出的股東會決議無效。同樣,由于我國司法實踐中一般將股東會決議不成立按照無效處理,該條規定的為無效,而非不成立,但該類股東會決議實質上是未成立。

欄目導航
 
腳注信息
Copyright @ 2014-2019 版權所有 廣西金飛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柳州市解放南路花旗一號樓1608室  電話:0772-2809500    技術支持:柳州市指尖互動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