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
網站標志
資訊搜索
新聞中心
文章正文
“藐視法庭罪”的邏輯——兼評何帆文章的錯誤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7-09-13 15:53:44    文字:【】【】【

 “藐視法庭罪”的邏輯——兼評何帆文章的錯誤

金宏偉

 

《刑法修正案九》日前正式通過,增設了類似“藐視法庭罪”的相關規定。最高院的何帆法官也在近期寫了一篇刷遍朋友圈的《“藐視法庭罪”的前世今生》。應該說,無論是《刑法修正案九》還是何帆法官的文章,語義都還算流暢,但致命的問題是,二者都選擇性地回避了司法尊嚴源于司法獨立的邏輯前提。

何帆文章在“從藐視國王到藐視法庭”章節中寫到,在英國亨利二世(1154-1189年)時期的法律就設置了藐視法庭罪。沒錯,英國確實從很早就確立了“藐視法庭罪”,但需要注意的是,英國之所以很早就設立“藐視法庭罪”,其根源在于那時的王室法庭是在代表國王行使權力??慈魏我槐居⒐肥榧伎梢苑⑾鄭ㄍ萍鑾說┑摹隊⒐ㄊ貳?,通俗易懂),英國原只是數個軍事部落的聯盟,原住民、撒克遜人、維金人、丹麥人等部落首領或者領主均有自己的法院體系和習慣法制度。那時英國人之間的關系是,國王可以命令領主,但無法命令領主的附庸,領主的附庸只聽領主的話。那時所謂的英國國王一來很少頒布具體的法律,二來即便偶爾頒布一些綱領性法律,在部落、領主內部也很難得到執行。直至諾曼征服之后,也就是何帆文章提到的亨利二世時期之前的一段時間,英王為了打擊各族裔首領和領主的實力,強化國王對全民的統治力,才大力推進王室法庭和司法令狀制度(陪審團制度亦是此時開始出現,見伯爾曼《法律與革命》)。特別是,亨利二世時期正是英國王權與教會權力斗爭最激烈的時候,教皇格列高利七世建立了一個強有力的羅馬天主教制度,完全擺脫英國王權的控制。亨利二世對教會的強勢非常不滿,立法通過《克拉倫敦約章》,規定教士犯罪應當先由世俗法庭管轄,違者嚴懲。此時的王室法庭,之所以不能被藐視,不在于法庭代表法律的尊嚴,而是因為法庭代表著國王的威權。這種“法律就是國王命令”意識形態下的“藐視法庭罪”,其實質就是暴力炫耀,顯然與今天強調“法治原則、司法獨立”的司法尊嚴毫不相關。何帆文章以這種威權司法作為立論的依據,顯然在邏輯上混淆了“司法威權”與“司法尊嚴”,“順從”與“尊重”之間的區別。

從現有文獻來看,現代意義的“司法尊嚴”恰好是從司法與國王決裂之后才開始的。1608年,英王詹姆斯一世要求親自審理幾件案子,但首席大法官愛德華·柯克爵士堅決地拒絕了國王的要求。詹姆斯一世大怒:“豈有此理,這國家都在朕的統治之下,區區一樁案件,朕竟然無權御駕親審,這是什么道理?難道你認為朕天生愚笨,不及你和你的同僚們有理性?”面對國王如此質問,柯克大法官說出了流傳至今的一番名言:“不錯,上帝的確賦予陛下極其豐富的知識和無與倫比的天賦;但是,陛下對于英格蘭王國的法律并不精通。法官要處理的案件動輒涉及臣民的生命、繼承、動產或不動產,只有自然理性是不可能處理好的,更需要人工理性。法律是一門藝術,在一個人能夠獲得對它的認識之前,需要長期的學習和實踐?!筆曛?,在一樁涉及主教薪俸代領權的案件中,國王要求在未同他商議之前不要審理此案,但柯克再次斷然拒絕,他說:“如果服從陛下的命令,停止審案,那么就會拖延實施公正。這是違反法律的,也是違反法官的誓言的?!彼淙?,不久之后英王找到一個借口剝奪了柯克的法官職位,但在柯克的感召之下,更多的法官依然堅持著他們的誓言:服從法律與良知,而非國王。當英王試圖用扶植衡平法院來分散普通法院的權力后,依舊絕望地發現,衡平法院的法官們同樣忠于他們職業群體的信念,依公平正義而非國王的指令來行使自己的權力。

至于何帆推崇備至的美國最高法院,最初連固定辦公地都沒有,只能借用國會的一個地下室。是法官通過自己的努力,特別是馬歇爾法官敢于同時對抗總統和國會,才贏來尊嚴。當總統對馬歇爾法官勃然大怒的時候,馬歇爾法官說出了司法權至上的名言。漢德法官不惜冒著自毀前程的風險而捍衛言論自由,最終彪炳史冊。臺灣也曾經發生法官聯名抗議辭職的事件,為臺灣的司法獨立和司法尊嚴作出了貢獻。古今中外,一代又一代的法官們始終驕傲地履行著自己的神圣職權,不曾讓任何人、任何勢力撼動他們在法庭上的權威。法官從一個狐假虎威地代表國王行使權力的仆從,到真正確立自身的尊嚴,正是產生于對抗威權的勇氣之中。但是遺憾的是,何帆法官在反復強調法官不可辱的時候,有提及法官對威權的反抗嗎?沒有。

正如何帆本人引用的英國已故大法官丹寧勛爵所言:“法官當然要公正,但同樣重要的是要讓所有人都認識到法官是公正的。如果讓中傷者詆毀法官,使人們對法官失去信心,那么整個司法制度便會受損。所以,中傷法官被視為一項嚴重藐視法庭罪行,可被??羆凹嘟??!蔽頤遣荒苤豢吹降つ羲怠爸猩朔ü儔皇游幌鈦現孛曄臃ㄍプ鐨?,可被??羆凹嘟?。我們更要看到丹寧勛爵得出藐視法庭可以監禁這一結論的前提,就是“法官當然要公正,但同樣重要的是要讓所有人都認識到法官是公正的?!鋇畢律裰?,國土局可以直接認定法院判決無效而法院居然束手無策,最高院著作等身的副院長竟然通過家人大肆斂財,沒有任何有罪證據的無辜者杜培武、趙作海、呼格及勒圖、念斌等人或被執行死刑,或將牢底坐穿,而貪腐驚人的官員們即便被判有罪卻能夠在很短時間內就以保外就醫的名義招搖過市。??濾擔骸懊渴泵靠?,每走一步,人們都必須把他們所想所說的同他們所做的、同他們的真實身份進行對照?!敝泄ㄍブ?,和他們之所說,我們能夠得出“讓所有人都認識到法官是公正的”這一感受嗎?大家心知肚明。如果有一只獵人的鷹,總說自己是百鳥王,希望得到尊重。大家都說,百鳥王應該翱翔在天空,你快逃生吧。鷹說,不,我只等著主人放我。于是大家心中明了,這鷹已成訓化的鷹爪,對自由和尊嚴不過葉公好龍。

好在,作為一位我很佩服的法官,作為一位翻譯了諸多外國著作以啟迪民智的法官,何帆在文章的最后提到:“盡管法官握有藐視法庭罪這一利器,但并不意味著法官可以據此肆意妄為、打壓律師。199112月,密歇根州初審法官邁克爾·霍克審理一起未成年人監護權人案件時,對律師伊萊恩·夏普粗魯無禮,言語尖酸刻薄,二人當庭發生口角,霍克法官判夏普構成藐視法庭罪,夏普則投訴霍克法官行為不當。密歇根州最高法院于1995年判定,霍克法官無禮在先,用挑釁言詞刺激律師,又以藐視法庭罪壓人,行為顯屬不當,有礙司法公正,對其處以無薪停職3天的懲罰?!?/span>

何帆文章在臨近收筆的時候終于點到了問題的核心,即真正的司法尊嚴,既不允許他人藐視法庭,同樣也不允許法庭弄權任性??墑?,《刑法修正案九》有設立對法庭弄權任性的約束嗎?沒有。實踐中遇到法庭弄權任性,我們能夠找到有效的救濟途徑嗎?不能。孟子告齊宣王曰:“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比說娜現肭楦卸際墻煌ド?,今日中國對法庭之“藐視”,在很大程度上正是法庭一貫藐視民權、順服權力的反饋。所以,法官們,渴望尊嚴,想想柯克、馬歇爾、漢德這些先賢吧,祝你們的“藐視法庭罪”能夠始于你們自身的“藐視國王”之行動。修昔底德說:“要自由,才能的幸福;要勇敢,才能有自由?!?/span>

                                                                                                                                2015-08-30

欄目導航
 
腳注信息
Copyright @ 2014-2019 版權所有 廣西金飛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柳州市解放南路花旗一號樓1608室  電話:0772-2809500    技術支持:柳州市指尖互動網絡